• 推背圖介紹
  • 推背圖64象詳解

關于推背圖

(一)前言

《推背圖》是中國第一奇書,古今第一謎語。它用60象圖讖(音襯,謎語一樣的頏言詩句)預言了唐朝至當代以至未來的重大事件,歷朝的興衰更替俱在其中。因為應驗的奇準無比,深為歷代統治者所忌憚,所以歷代都被官方列為禁書,但在民間卻盛傳不衰。

內容:傳聞《推背圖》是于一千三百多年前,由唐代貞觀年中,司天監李淳風與袁天罡所共著的,全集一卷,凡六十圖像,圖文并茂,以卦分之。每幅圖像之下均有讖語,并附有“頌曰”詩四句。以最后一象兩人推背而行為題。《推背圖》被正式收入了《宋史.藝文志》,在《元史》等多部史書古籍中被提及。

《推背圖》近代流傳最廣的版本,是明末清初著名才子金圣嘆的批注本(在本書中簡稱“金批本”)。英法聯軍攻入北京時,在皇宮里劫掠的宮廷秘藏本《推背圖》就是此本。后來被華商從英國買回,民國時得以發行。

(二)《推背圖》八大置疑

筆者總結了對《推背圖》的種種置疑,主要有以下8個。這些置疑有的是很致命的,目前對《推背圖》的破解基本都在回避它們。本書中首次嘗試解答這8個置疑:

※ 置疑1:《推背圖》從唐朝開始,為何畫的胡人都是清朝服飾?這不是清朝的偽作又是什么?

試解:如果是清朝人這樣“杜撰”——豈不此地無銀三百兩?!

《推背圖》都用清朝裝束表示胡人,但并不這么簡單,還有更深的內涵,只有全部破解60象之后,才能看到真諦。那時,不但能明白《推背圖》原作就是這樣設謎的,還能進一步體悟預言設謎的妙不可言。這個置疑在第7象中做了初步解答,相信會令讀者信服。

※ 置疑2:《推背圖》出現了“漁陽鼙鼓”,該成語出自白居易的《長恨歌》,白居易晚生于李淳風170年,這不是說《推背圖》最早也是唐朝中期作品,那么《推背圖》對唐初的預言不就是編造的嗎?

試解:置疑者顯然把“漁陽鼙鼓”當成白居易的“專利”了。在第5象中會解釋這個問題。

※ 置疑3:《推背圖》既然在五代才廣泛流傳,可見不是唐朝的作品,否則在唐朝就會流行,古籍中能沒有記載?

試解:如今認為《推背圖》在五代才廣傳,這是對《桯史》[1](桯:音營)的曲解!考證《桯史》的結論是——《推背圖》在唐代就廣傳了,下面會簡要說明。

※ 置疑4:今天的《推背圖》,是經過后世不斷完善、修正的嗎?

試解:這一點甚至是某些《推背圖》專家的意見。這顯然把北宋初年同時出現的造假水平不一的偽本,當成后世漸次演變的產物了……

對于《推背圖》偽本的鑒別,看完了本書60象的詳細破解,看完深入的考證,讀者差不多自己就能鑒別了。

※ 置疑5:《推背圖》版本眾多,差異甚大,怎見得金批本《推背圖》就是真本?

這是不能回避的問題,本書的前言就要辨析清楚,定好大方向。

※ 置疑6:既然《推背圖》準確預言了歷朝大事,為什么未提孫中山?這不是在表明:要么《推背圖》預言不準,要么是假的嗎?

這曾是在港臺對《推背圖》又一個致命打擊。在大陸也有類似的疑問,只不過,是因為在《推背圖》中看不到大陸的領導人而置疑。

其實,把《推背圖》歸序全解之后,孫中山、袁世凱、蔣介石、毛澤東、周恩來、四人幫、趙紫陽、江澤民、胡錦濤等……甚至未來的元首俱在其中……

※ 置疑7:金批本《推背圖》后邊各象的順序是否顛倒過?

目前大家公認:公元2000年前后的歷史,演進到了“金批本”的第43、44象。

有不少人認為第55象是清朝的事,因此懷疑《推背圖》后面的順序有亂,但是沒有得到公認。還有少數人認為第52、57、58象似乎也是應驗了的往事……

本書“歸序全解”展現的是:從第34象開始,順序就被打亂了……

※ 置疑8:《推背圖》預言的美好結局還很遙遠,現在猜測有何意義?

試解:近年來《推背圖》的民間研究很熱,不少人對《推背圖》后面的“未來象”進行了大膽的猜測,甚至對其中“預言第3次世界大戰的某象”達成了共識……

本書“歸序全解”之后,竟然發現《推背圖》預言的終結——竟然和古今中外一些預言一致——預言終結于2012年前后!

本書的解讀還將展現:《推背圖》預言美好結局之前,可一點也不美好,甚至……所以,現在解讀《推背圖》的意義就非同一般,甚至迫在眉睫了!

(三)引經據典考淵源

現存的史料中,最早側面提及《推背圖》的是北宋的《雞肋編》[2],書中側面反映了《推背圖》被北宋查禁的事。成書于南宋的《桯史》卷一記載:“唐李淳風作《推背圖》……”《宋史.藝文志》中正式記載了《推背圖》一卷,但未注明作者。考證古籍,可得出下列結論:

(1)唐朝時,《推背圖》已廣為流傳了。

《桯史》記載:唐李淳風的《推背圖》,在五代時炙手可熱,宋太祖登基之初,就下詔禁《推背圖》,但《推背圖》已經流傳數百年[3]。以往只注意了文字表面上講的:《推背圖》在五代廣傳。有人還因此判斷《推背圖》可能是五代或唐末的作品。這是沒有注意上述“已經流傳數百年”的重要線索。我們知道,五代時間很短,宋太祖死于976年,唐亡于907年,兩者相距不到70年,上述“數百年”,顯然表明在唐朝已經流傳了。唐朝是290年國運,如果“數百年”,以最低的年限200年來推算,《推背圖》至少在中唐時期,就已經傳開了。不容忽視的是:道古代流傳書籍是很難的,特別是禁書,全靠手抄,《推背圖》要流傳得眾人皆知,可是需要相當的時間的。所以,它很可能是初唐的作品。

(2)五代時,《推背圖》炙手可熱。

《桯史》記述:五代亂世,群雄紛涌,很多人想輔佐命中能成大器的人,于是熱切鉆研《推背圖》。《推背圖》的讖語成了口頭禪,甚至吳越一代流行用《推背圖》里的詞給孩子起名。

(3)北宋建立,《推背圖》因被應驗而傳播更熱,被太祖查禁。

《桯史》的“藝祖禁讖書”記載:宋太祖禁讖書時,民間多有藏本,禁不勝禁,官府都發愁了。一日,趙普上奏:藏《推背圖》的人太多,誅連的人太多。太祖說:“不必多禁,正當混之耳。”于是下令:取舊本《推背圖》,除了已應驗的各象之外,顛倒后邊各象的順序,制作了100個版本流傳到民間。于是大家就不知道哪個是真本了,間或有存《推背圖》的,因為不再應驗,也就不藏了。

(4)《推背圖》在北宋中后期,幾乎家喻戶曉。

北宋莊綽的《雞肋編》卷記載:宋神宗啟用王安石變法時,王安石打擊反對他的范純仁(范仲淹次子),甚至要連坐他全族的理由,竟是范家有《推背圖》!結果神宗說:“此書人皆有之,不足坐也”。從神宗的話中,就能《推背圖》看到被查禁后的流傳程度。至此,我們能判定:《推背圖》是唐朝的產物,而且其真本必定存在過。從史書、古籍的記載,從它對歷史的不斷應驗,從宋太祖對它的畏懼和造假,從各朝統治者對它的封禁,都能印證這一點。

《推背圖》為什么不署名?

主要原因是不敢署名。讖書被唐朝法律禁止,唐貞觀十一年(637年)頒布的法典《唐律疏議》卷九對此有明文規定。唐朝不但禁讖書,還授命李淳風“刪方伎書”[4]。如《推背圖》是李淳風作,必不敢署名。如是別人做的,更不敢“頂風留名”。因此,在正史中也沒有記載《推背圖》的作者。但歷代對《推背圖》的傳說基本是一致的:作者是唐初的易學大家李淳風、袁天罡。我們先看一下史書古籍中是如何記載他們的。

(四)史籍中的李淳風和袁天罡

李淳風、袁天罡都是唐朝名人,《舊唐書》、《新唐書》中都有他們的傳記。

※ 曠世奇才李淳風

李淳風(602-670)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陰陽易學家,屈指可數的天文學家,還是唐朝著名的數學家、文史學家。

李淳風的父親李播,是隋朝的高唐尉,頗有文采,注《老子》,撰《方志圖》,文集十卷傳世,后來棄官做了道士,自號黃冠子。李淳風深受父親影響,自幼博覽群書,精于陰陽、天文、歷算之學。

1. 研制了“三重環”渾天儀

唐太宗貞觀七年(633年),李淳風在古代渾天儀的“兩重環”之間,加進了稱為“三辰儀”的中間重環,成為“三重環”結構。該渾天儀結構更加精妙,三重環可以相對旋轉,星體運行變化盡在其中。后世的渾天儀都是模仿上述結構,如上圖,只是零件略變而已。李淳風的“三重環”渾天儀和他新著《法象志》七卷,得到了太宗的大加贊賞,李淳風因此升為“凝暉閣承務郎”。

2. 我國歷史上首次精確地預測日食

在有記載的史料中,李淳風是中國歷史上首次準確預測日食的科學家——精確得“不差毫發”!據唐朝劉餗(音:速)著的《隋唐嘉話》[5]記載:李淳風校成新歷,稟報太宗說要發生日蝕(食)。古代認為日食是不祥之兆,而且當時是沒人能預報日食的。太宗有些不高興,對李淳風說:如果沒有日蝕,愛卿你怎么辦?淳風曰:“有如不蝕,則臣請死之。”到了說要日食的那天,太宗在庭院里等著,看著沒有日食的跡象,就對李淳風開玩笑說:我放你回家,和老婆孩子告別。淳風對曰:“尚早一刻。”他指著日晷的指針影子說:“至此而蝕矣。”果然,“如言而蝕,不差毫發”。

3. 卓越的天文學、易學專著《乙巳占》

李淳風流傳至今的專著《乙巳占》,是我國古代著名的天文學、易學專著。其中詳細記述了渾天儀的結構,還準確定量計算出了冬天太陽(相對地球)運行加快、夏天運行減慢的數值,早于著名天文學家“僧一行”。書中還首次給風力定級。《乙巳占》中大量的占卜、陰陽、預測學內容,被近代視為“糟粕”,但正是憑著這類“糟粕”,李淳風能毫厘不爽地推算日食的時刻[6],還能準確地預知未來。

4. 預知武后代唐王,勸諫太宗順天數

兩《唐書》都記載了李淳風預知武后將稱帝,并勸諫太宗的事。《新唐書.列傳第一百九十五.方技》記載:太宗得到一本秘讖,上面說:“唐中弱,有女武代王。”太宗召來李淳風問是怎么回事。淳風答:“先兆已成,那女子已經進宮了,40年以后稱王,差不多能把唐室子孫夷平殆及。”太宗問:“我先殺了她怎么樣?”淳風答:“天命難違,既然命定為王就死不了,陛下只能白殺無辜。何況她是陛下所愛,40年后她就老了,老了會變得仁慈些,雖然取代唐朝,但不能殺絕唐室。但是,如果真把她殺了,她轉生回來殺氣更旺,陛下子孫就會被殺盡!”太宗信以為然,當時就作罷了。但從史實上看:唐太宗并沒有完全相信李淳風,于是引出一段——“五娘子”因讖被殺,李淳風預言應驗

《舊唐書.卷六十九.列傳第十九》、《新唐書.卷九十四.列傳第十九》記載:一次宴會上,大家行酒令,說自己的小名字,各言小字,李君羨說自己叫“五娘子”。太宗驚愕了,因大笑曰:“何物女子,如此勇猛!”當時人們并未在意,因為一個男人、一員猛將自幼有個女人的小名,確實好笑。但不能不令太宗震驚的是:君羨是洺州“武安”人,被封為“武連縣公”(公爵),任“左武衛將軍”,守“玄武門”——命中有4個“武”字!使得太宗懷疑古讖中的“有女武代王”就是指他!

后來趕上御史彈劾奏君,說他“與妖人員道信潛相謀結,將為不軌”,于是太宗下詔殺之。武則天稱帝的第二年,君羨的家屬來申冤,君羨被平反。從清代至今,很多人以為《唐書》中“淳風勸太宗”和“太宗殺君羨”自相矛盾,近代個別人理解不了,反而借此攻擊《推背圖》是假的。筆者以為,說有矛盾的——是不通曉預言謎語之道所致。

謎語、讖言一般是當代人解不開的。就如《推背圖》后面預言太平天國的一象,用了“太平又見血花飛”,后來人看得很明白,而太平天國以前的人,怎知道這句“太平”的真正預意呢?同理,武則天稱帝以后,人們看上述讖言謎語和李淳風的預言很明了,但武則天得勢前,人們實際是看不明白讖言謎語的!否則就不是讖語,而是泄漏天機了。

當世人解不開讖言謎語,最明顯的例證就是現在——金批本《推背圖》后18象有多少至今都沒有解開?!而且被近代解讀了幾十年的第1~33象,有多少“誤解”至今還流行著?正因為當世人對讖語預意難以確定,而且讖語一般不能從表面意思解讀,所以才有唐太宗殺“五娘子”的事。我們不難理解:李君羨的小名“五娘子”,命中還有4個“武”字,很容易被當時人“悟到”他可能就是古讖中說的“女、武”。還有一點:把古讖解析為“后宮女子能稱王代唐”,這種解讀沒有先例,也沒有任何跡象;而李君羨要是造反稱王可不稀奇。而且,有人彈劾李君羨跟妖人(術士)往來甚密,“將為不軌”,唐太宗因此殺了李君羨,似乎既有情理可循,又不犯李淳風警告的惡果——惡果的前提是殺某個女子。

但是,這恰恰證明了李淳風說的:“天命難違,既然(女武)命定為王就死不了,陛下只能白殺無辜。”可見《唐書》的記載并不矛盾。

5. 卓越的數學家

李淳風還是唐朝的大數學家。《舊唐書》卷七九記載:李淳風主持編定、注釋了《周髀算經》、《九章算術》、《海島算經》、《孫子算經》、《五曹算經》等十部數學專著。李淳風以詳細的推演,使古代算經由艱深晦澀,變得易學易懂,后來成為唐代國子監算學館的數學教材。

李淳風注釋算經的功績對當世和后世影響極大。英國著名學者李約瑟博士曾評價說:“他(李淳風)大概是整個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數學著作注釋家。”

6. 農學領域的貢獻

李淳風寫有一部農書:《演齊人要術》,是對南北朝時的農學專著《齊民要術》的推演發揮。因避太宗李世民之諱,故名“齊人”。《演齊人要術》今雖失傳,但仍可以推斷李淳風是唐朝的農學家。

7. 文史學領域的貢獻

李淳風博學多才,著作頗豐。貞觀十五年(641年),他從事《梁書》、《陳書》、《北齊書》、《周書》、《隋書》的編寫,并為《晉書》、《五代史》親自撰寫了《天文志》、《律歷志》、《五行志》,其署名的專著還有《文思博要》、《秘閣錄》、《典章文物志》等十余部傳世。

8. 校正歷法

唐朝初年用的是傅仁均所造的《戊寅元歷》,李淳風發明了“麟德歷”,代替了當時的歷法。

可見,李淳風堪稱曠世奇才。由于后人對他神異莫測的術數、易學成就的誤解,掩蓋了他在科學史上的光輝。

※ 易學大家袁天罡

袁天罡,又名袁天綱。《舊唐書.列傳第一百四十一.方伎》中記載:他是隋煬帝大業年間的“資官令”(小吏);唐高祖武德初年,在蜀為“火井令”。他署名的著作,現今有《六壬課》、《五行相書》、《袁天罡稱骨歌》傳世,《易鏡玄要》已失傳。

袁天罡在前人易學的基礎上,發明了“稱骨算法”,預測吉兇禍福、榮辱盛衰,既準確又簡便,現在仍廣為流傳。袁天綱神奇的預測術,在隋末唐初極有盛名,得到了唐太宗的賞識。《新唐書》記載他神異的相術較多,《舊唐書》細致地記載他給武則天算命:武則天在襁褓的時候,袁見武后之母說:“看您的骨法,必生貴子。”于是武后之母召三個孩子來請他算了命,等抱武則天出來,哄袁說是男孩。袁大驚道:“龍睛鳳頸,貴人之極!”轉側視之,又驚曰:“必若是女,實不可窺測,后當為天下之主矣!”后來全應驗了。

《舊唐書》記載袁天綱給人相面算官運奇準,貞觀八年,太宗聞其名,召至九成宮。太宗讓他給人相面,袁天綱的預測都應驗了。后來申國公高士廉問袁:“你自己能做什么官?”天綱曰:“我知道自己的壽數,今年四月命終。”結果真應驗了。還有些古籍記載了袁天罡和李淳風一同起卦預測的事跡,皆是當時的佳話。至于他們是不是《推背圖》的作者,將在第(六)部分考證。

(五)“顛倒本”、“偽本”、“金批本”的辨析

從《桯史》上述記載,可以看出:宋太祖是命人將《推背圖》——除了當時已應驗的各象(16象以前)——后面的排列順序打亂了,做了百種版本流傳出來,以達到以假亂真的目的。本書稱這些只打亂順序的版本為“顛倒本”——如果是這樣的版本,我們只要歸正其順序,就能恢復《推背圖》的原貌了——但事實上絕非這么簡單。從現今發現的《推背圖》的幾個版本的巨大差異,很可能北宋當時除了做“顛倒本”之外,還改動一些象。在后世的流傳中,又發生了造假,比如出現過67象本——因為造的太假,很容易被識破。本書稱這些改動過內容的《推背圖》為“偽本”。是不是經過了如此以假亂真,解析《推背圖》就沒有意義了?無法確定真本?非也!通過細致深入的辨析,是能基本還原《推背圖》的真容的。

※ 時間、歷史的驗證,“顛倒本”、“偽本”被大量淘汰,真本和接近真本的會因應驗而興起。

這一點,是大家忽視的。

《桯史》“藝祖禁讖書”條最后記載:因為《推背圖》(假本)不能應驗,有存它的,就不再存了。

明朝郎瑛《七修類稿》卷十五說:《推背圖》相傳是唐朝李淳風做的。我在萬都憲五溪家中看到了,上面的預言沒應驗,就說:“宋太祖造假本迷亂《推背圖》,這是假本吧?”五溪說:“得,這類書都別看了。”

這恰恰記錄的是歷史對“顛倒本”、“偽本”的淘汰過程!

歷史的檢驗是很嚴格的:

(1)從北宋到清初,經過了近700年歷史的檢驗。

(2)《推背圖》又歷經了17象,即1~33象時間順序未改、內容大體不錯的版本,才能脫穎而出。

所以:大部分假本經不起這樣的檢驗被淘汰;相反,能經得起這樣考驗的版本,實在不多,它們會因為應驗而越傳越廣!

上述邏輯推斷,至少能得到下述證實:

元、明、清、民國(袁世凱)都要查禁《推背圖》,是因為歷史的檢驗,不斷把接近真本的版本烘托出來,令統治者恐懼。

現在芝加哥大學收藏的彩圖本《推背圖》,前邊各象次序是亂的,它未能廣傳,因為它禁不起歷史的檢驗。

嚴格的檢驗中,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在清朝就脫穎而出了,成了清宮的秘藏本。到了當代,目前普遍認為“金批本”順次應驗到了第42象,第43、44象正在應驗之中。它又經過了清朝、民國、當代的檢驗!

而新的應驗是金圣嘆死后的歷史,金圣嘆對“未來各象”的猜測,基本都錯了,而對他生前應驗的各象,都解析得惟妙惟肖,這也證明了《推背圖》確實是一部預言,未來的天機,一般人,包括清初奇才金圣嘆,都是看不出來的。也正是這個原因,現在紛紛傳說它就是真本。

但是,也有人發現“金批本”后面有幾象顛倒了次序……

那么“金批本”是《推背圖》的真本,還是“顛倒本”、“偽本”呢?

(六)本書提出三個鑒別標準

對現存各版本的深入審視中,筆者提出下述三個具體的鑒別標準:

1. 最有力的鑒別方法:全書文風是否一致

文如其人。用文風來鑒別作者,是目前公認的最準確的方法。

北宋初年,要迷亂當時傳抄的越來越火的《推背圖》,“顛倒本”是最好的方法,文風不變。而“偽本”的圖文造了假,就會造成“偽本”文風的不一致,細看能看出來。比如,有的詞句華麗、連貫,但沒有內涵;有的是粗俗的打油詩,有的圖畫寓意極為露骨……

這樣的檢驗下,我們發現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通篇詩文,是唯一風格、用詞習慣一致的,可見《推背圖》的文字出自一人之手。

2. 最深入的鑒別方法:預言設謎的風格是否一致

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達到了這個標準。

在本書后面的詳解中,大家可以看到:《推背圖》設迷的精妙,遠遠超過了金圣嘆的水平。第1~33象中,有的金圣嘆的解析出了小錯;有的設迷之妙,金圣嘆都沒發現那是謎語。因為大家都迷信金老前輩對1~33象的解析,所以其“誤解”、“漏解”依然通行于世。

筆者歸序全解《推背圖》發現:金批本第34~60象,設迷風格是和1~33象一致的。所以解析后面一些謎語時,筆者會印證前面的“設迷慣例”。這也是本書要詳解1~33象的原因——溫故而知新。

3. 每象的圖、讖、頌、卦是否“四位一體”,共同烘托一個主題。

這個標準能檢驗:是否沒有更改文字,而把不同象的圖、讖、頌、卦做了拼湊。

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每象的圖、讖、頌、卦是完美配合在一起的,共同指向一個主題,本書稱其為“四位一體”,這是讓人嘆為觀止的設迷境界!

當前對《推背圖》的解析,如果不深入或者有誤,就達不到上述標準。本書的“歸序全解”力求深入、詳實,以期展現每象圖、讖、頌、卦“四位一體”的妙處。

那么,“金批本”通過了上述嚴格的檢驗,是否能確定是真本呢?

非也!能通過上述三個檢驗標準的《推背圖》,是真本和“顛倒本”,而這種“顛倒本”是每象的圖、讖、頌、卦沒有拆散的。

“金批本”正是一個這樣的顛倒本,而且前邊的順序沒有顛倒,所以它能通過歷史的檢驗,脫穎而出

那么,我們對它“歸序全解”,就能基本展現《推背圖》的原貌了。雖然個別字詞在流傳中會有訛誤,但中國古典文化重在內涵、神韻,個別字詞的訛誤并不影響整體內涵。

(七)“金批本”的去偽存真

經過上述考證,我們可以基本撥開其他版本《推背圖》的迷霧,鎖定“金批本”來解析了。

隨之而來,還有三個問題得先確定下來:

1.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的批注,是否出自金圣嘆一人之手?

很多人都能看出: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中批注的文風和解謎的風格全書一致。

金圣嘆是近代文學評注的大師,他批注過《水滸傳》、《西廂記》等名著,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批注的文風,和那些批注在文風上是一致的,可判定它出自金圣嘆之手。

2.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的序的真偽

個別人曾懷疑該序的真偽。因為序說“壬戌之夏”得到了《推背圖》的手抄本,序的落款是金圣嘆批書的風格:

“癸亥人日 金喟識”。

金圣嘆生于明朝萬歷三十六年(1608年),清朝順治十八年(1661年)因“抗糧哭廟案”被官府冤殺。該《序》說得書的“壬戌”年就是1622年;批注完《推背圖》再寫序的“癸亥”年,應是1623年,作序時金圣嘆才15周歲!?

雖然金圣嘆少年奇才,難道15歲就能批書了!?

這就是當前一些人置疑的原因。

其實,最簡便的判別方法是:1623年時,《推背圖》預言的“第32李自成滅明朝”、“33象滿清入主中原”還沒有發生呢!金圣嘆如何準確地解析出來,并說那是他“證已往之事”呢?

所以,這個序肯定不是金圣嘆做的,是后人假冒的。

該“序”本書沒有引用,有興趣的讀者看一看,能發現該序語言平平,不見靈性和才氣,是否是金圣嘆所做,從文風上容易辨別。

這個后人的附會的“序”,不過是美玉上的灰塵而已。如果因此而一葉障目,又走入另一個極端了。

只要去掉這篇偽序,金批本《推背圖》仍是最好的研究資料——這就是去偽存真。

3.“金批本”的正文在流傳中,是否被人有意改動過?

有人對比現存的“金批本”的幾個版本,發現有的版本詩文和“金批本”完全不同,因此認為“金批本”是漸次演變成版本。

這顯然是沒有考證,指導思路也有問題:

(1)把“偽本”、“顛倒本”攪到了一起,拿假的當成真的研究了。

(2)忽視了宋太祖造假的史實。把北宋同時出現的眾多造假水平不一的偽本、顛倒本,也當成了演變過程中的產物。

(3)人為地按照由粗糙到精妙的詩文水平,來臆測其在歷史上出現的先后順序。

由此,我們也能看到考證思路的重要性,這是確定大方向,是全解《推背圖》的前提。

“金批本”的個別字詞,確實可能存在訛誤,且前面已說過,個別詞字訛誤,不會對內涵有多大影響。

從常理上講,誰愿意自己留一個筆誤的手抄本啊?自己為自己的珍藏本校對,一定會很嚴格。所以,這樣的筆誤不會多。

在后面各象的解析中大家會看到,個別字的訛誤,但這不屬于“有意改”的范疇。

4.“金批本”如此神驗、文筆又極為精妙,會不會是金圣嘆潤色修改后的結果,他可是批書的奇才!?

目前雖沒有人這樣置疑,但是,這是不得不解決的問題——否則全解《推背圖》時,談不上嚴謹性。

筆者認為,金圣嘆是不可能修改《推背圖》的,原因有五:

(1)《推背圖》里“謎語”水平遠遠在金圣嘆之上,字字玄機,令金十分欽佩。金圣嘆是批書的“祖師”,他非常清楚:拙筆改高手的作品,越改越糟 [8]。

(2)前33象的設迷水平,遠在金圣嘆之上,有的謎語金圣嘆都沒有解開,甚至沒發現。所以他不可能改前面33象。

(3)金圣嘆未得周易之道,他沒能破解各象的“卦意”,也不可能預測未來,更無力改動后面27象預言的圖讖。事實也是這樣,如果改了,就不會毫厘不爽地應驗到現在了。

(4)金圣嘆對后27象對他來說是未來的預言,基本都破解錯了。后27象,與前33象文風一致、“四位一體”的設迷風格一致,完全是出自“頗具文采的頂級易學大師”一人之手。

(5)假如前33象順序是金圣嘆歸正的順序,他明知是假本,還去破解34~60象,等于自取其辱,必然知道那樣做會遺臭萬年。

經過上述辨析,我們可以嚴謹地說:歸序全解“金批本”《推背圖》,可以基本還原《推背圖》的本來面目了!

(八)《推背圖》作者到底是誰?

上面我們已辨析認定:

(1)《推背圖》的作者是唐朝人,所以它最晚在唐朝中期能流傳開。

(2)《推背圖》的作者一定是中國古代頂級的“易學大師”,而且“頗具文采”。

(3)推背圖的正文文字,出自一人之手。

看過了前言第(四)部分對李淳風的介紹,大家都能認定:

——除了曠世奇才李淳風,唐朝誰也沒有這個能力寫《推背圖》。

李淳風這個“大隱隱于朝”[9]的奇才,作為朝中的重臣,在唐朝“禁讖書”的法律下,在授命“刪方伎書”的政策下,做了《推背圖》不去署名是很正常的。

這樣也應驗了《桯史》認定《推背圖》的作者是李淳風的說法。

根據歷代承傳,袁天罡──在唐初唯一的能和李淳風并駕齊驅的頂級易學大師──也是《推背圖》的作者。從第60象的圖文來看,《推背圖》的創作似乎是兩個人,在最后一象露兩個背影,留下作者之謎。

《推背圖》有兩位作者,與其詩文都出自李淳風一人之手的考證并不矛盾。

幾乎所有的傳說都一致地講:李淳風推演到后來,袁天罡推了推他的后背,讓他停下來,不要泄漏太多的天機,于是李淳風罷手,《推背圖》到60象而止。

這是一個很合情理的傳說,在第60象確實有二人“推背去歸休”的詩句和圖,但是──

歸序全解《推背圖》之后,大家會發現上述,《推背圖》不是因為“李淳風被推了后背,才終結的”。《推背圖》止于第59象,第60象為尾聲──這是在《推背圖》開始整體設計的時候,就定好的。

不僅僅是因為60是一個甲子的循環,也不只是第1象要與第60象遙相呼應,使《推背圖》結構嚴整這么簡單的問題。歸序全解之后,《推背圖》的核心天機展現出來的時候,大家能看到:中國、乃至全世界的大禍、大福都似乎一步不差地展現在2012年前后,那就是預言的終結……

推背圖詳解

助赢计划软件怎样用好